“华华小说网”最新网址:https://www.wwcse.com/,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
当前位置:华华小说网 > 高辣小说 > 听鲸【亲姐弟】 > 24.陪我

听鲸【亲姐弟】 24.陪我(1/3)

章节列表
好书推荐:穿书之莫妍(高H,NP) 性瘾少女(高H) 抢女主男人 H 1V1 快穿 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 剑破九天纪天行凌芸菲 招惹(1V1) 在路上(旅游nph) 男人都想日她 ( 高H NP )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替嫁婚宠:娇妻甜又撩 
    指尖传来的温度让江夏蓦然回神。
    不似记忆中的温热,烫的。
    她缩了缩手,抬起目光,此刻她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旁,炎夏的日光正当空,而她和身边的人则在树荫之下住脚,不远处有几个小吃摊——这里是她以前常去的西街口,高中毕业后就没回来过,但西街口还是老样子,因为地处老城区,又有跳蚤市场和学生街毗邻,往来叁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无时无刻散发着市井的烟火气。
    那个跟身边男人格格不入的烟火气。
    “很烫?”耳旁传来男人温润的语调,那人把纸碗收回手,摸了摸碗壁的温度,微皱眉低喃道:“还好吧,你在想什么出神了?”目光落到她脸上,若有所思。
    江夏因为他的注视而紧张,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重感,自从重新见到他之后,这种浮躁的心跳加速就一直没有减缓下来过,按理说她已经和卢景州一年没见了,她的心态早就调整得七七八八,可这种认知还是因为他的出现而支离破碎。
    她随口回道:“没什么,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
    卢景州又一次把手里的纸碗递给她:“不烫。”
    江夏低头看了眼,那个纸碗里装的是麻辣烫,红油里藕片鱿鱼香肠牛肉丸子应有尽有,鼻尖上萦绕的也是熟悉的老味道,可是江夏僵着表情,只感觉胃在一点点抽搐,额角都不知何时出了薄汗,匆忙把纸碗推回到他身前:“我不想吃。”
    卢景州顿了顿,发出短促嗤笑声,“就这么排斥我?”
    “跟这个无关,我真的不想吃。”江夏说道,“你也不用为了迎合我特地选来这种地方,我们出来为了解决问题,不是约会。”她只是不想江浔回家时撞见他,所以才提出和他一起出门罢了。
    卢景州并没有否认选择这个地方有讨好她的意思,他盯着她好一会儿,然后面色不变地把手里的麻辣烫丢进了垃圾桶,扔完之后环顾四周,向她抬了抬下巴示意不远处的葡京甜品站:“去那里谈。”
    落座之后他和服务员要了几道甜品,也没问她吃不吃,大概吃与不吃对他来说就和那碗麻辣烫一样,没什么区别。
    江夏习以为常,服务生拿着甜品单走开后,两人陷入了意料之中的沉默。
    “我去留学这一年,一直都在想你和我的事……我承认,那次是我冲动了。”卢景州开口,有悖于昨夜的咄咄逼人,他竟然破天荒放下了身段。
    江夏低垂着眸子,一手却不由自主地捉紧了指尖。
    “我对感情这种事情……”卢景州按了按额角,“把握不好分寸,这你早就知道不是吗?”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江夏漠然。
    “夏……”
    “江夏。”她纠正。
    卢景州停住,直视着她,良久深吸了一口气:“好,不管怎么样,今天我和你道歉。”
    道歉?
    “但你也有错,那件事的起因是你,之后先一步失联的也是你,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那件事。
    “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想过了,以前发生了什么我都可以试着忘记,只要以后……”他说着说着却微微抿上了唇,因为江夏并没有看他,也没有任何回应,她坐在那里,却像是一个木偶,神魂都游到了天外,仿佛自发屏蔽了来自于他的一切信号,偶尔有漏网之鱼,也只能引起她短暂而微小的反应。
    她根本不想听。
    卢景州的眸光微微沉黯。
    窄小的通道一个服务生被人擦肩撞过,托盘中的仙草汤汁霎时溅到了卢景州身上。
    服务生不停道着歉想要为他擦拭,卢景州摆手示意没关系,问清了洗手间位置后,他站起身。
    “我去收拾下,你帮我看着东西。”
    卢景州走了,但大概为了防备她径自走掉,他把随身的东西放在了桌上,手机钱包和车钥匙。
    老实说,这起不到什么作用,她要想走,怎么会管他的东西会不会丢?
    恰逢此时他的手机亮起来。
    江夏瞥了眼,他一直是开着消息显示的,这个模式下即便手机不用解锁也能看到消息前面的内容,这个习惯很不好,但他改不掉——
    Selina:[所以,你去见她了吗?]
    江夏记得这个名字,也依然记得,这个人在卢景州心目中的份量。
    Selina:[她到底哪里值得你念念不忘,明明她连第……]
    消息提示只显示了第一行-->>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养成的Omega变成了A 小人鱼他拿错团宠剧本 不堪 媚俗小说 [综漫]我们可是HE战士 离婚前,老公成了两岁半 女配在年代文里跳芭蕾 后宫女配躺赢了 当沙雕女配在虐文恶心男主时 大院白富美 宿主你是最棒的[快穿] 师父今天也在逃婚[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