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满级小福女她只想种田 第90章 竹篮打水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你诬陷朝廷命官到底是何居心!”杨宏达冷眼看着庞田。

  杨宏达在庞田说完之后还是坚持着不肯直接认罪,反倒是跪在于肃面前表示全都是庞田诬告。

  他既没有绑架庞母,更没有指使庞田去攀咬杨樟,庞田所有的指控都是不成立的。

  “求大人明鉴,在这次断案的时候,或许下官有失察之职,但是下官绝对没有做过任何枉法行为,更不可能构陷清白之人,”杨宏达强声说道,“何况杨樟还是我的亲堂兄,我怎么可能故意让人去污蔑他的清白,求大人明察!”

  庞田没想到杨宏达居然不肯承认,偏偏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一切都是杨宏达的指使,一时间只能赌咒发誓,自己说的绝对没有半句谎言。

  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既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杨宏达是指使庞田的罪魁祸首,那么于肃即使心中已经断定了杨宏达在这个事情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是不能以指使他人诬陷这样的罪名治他的罪。

  最后还是庞田担下了这桩案子中最大的责任。

  其实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庞田就已经想过有朝一日可能会败露,只是中间还多了一个杨宏达。

  如今幸好自己母亲安然无恙,其他的他也不多求了。

  只庞母的哭声让人听之着实不忍。

  “念及你所做一切皆是为了你的母亲,这份孝心确实可嘉,不过错了就是错了,触发了大祈律法也不能无罪,”于肃叹息道,“不日便押你前往北山府,由当地知府判罚,不过本官会为你说情,免了流放罪罚,日后不可再犯此罪。”

  庞田连忙磕了一个头。

  “多谢大人。”

  庞母也连连磕头。

  蔡壮的罪罚与先前无异,虽然拼命磕头却也没有得到于肃半分怜悯。

  至于杨宏达……

  “虽然没有确实证据证明你在这件事情中的参与程度,不过滥用私刑,对案件失察等行为确实存在,”于肃厉声说道,“从即日起免去你水江县知县之官职,暂为代官一月,一月后待新知县到职,你便立即卸任。”

  本来于肃虽然身为监察使却也不是能随便免官的,尤其是这种失察和私刑这等并不算特别严重的行为,但是偏偏杨宏达的官位并不是自己考上的,而是捐官捐出来的。

  本就只是临时知县,这有了错误自然是不可能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了。

  听到于肃的宣判,杨宏达颓丧地跌坐在地上。

  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不过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杨大林一家直接趁着衙役们松懈的时候闯了进来,言明要告杨宏达利用官权对当地秀才多加胁迫,甚至侵占钱财,以及强制拆除他们的房屋,可承诺的修路却始终没有兑现等等。

  种种行为让人发指。

  杨宏达万万没想到杨大林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说这些事情。

  完全没有丝毫准备的杨宏达神色肉眼可见的慌张,心头弥漫上迟来的悔恨。

  “于大人……”

  “杨宏达,本官问你,他们所说可是实情?”

  杨宏达嗫嗫嚅嚅:“不,不全是……因为县衙财政临时短缺,不得不……这些我已经全部都还上了,现在并没有再短缺他们!那房子……”

  之前杨宏达还能说是什么工匠的责任,可如今面对于肃这位监察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