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失忆后我和宿敌相爱了 第186页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车山雪一脸严肃地举起竹熊崽,和两只黑眼圈对视,问:“梦是征兆吗?”

  竹熊崽哼唧表示它不知道,不管怎样请先把苹果给它。

  车山雪扶额,将一边整齐摆满了——谌巍削的——苹果兔子的琉璃盘往竹熊崽的方向推了推。然后听到声音回头,看着闵吉挥舞着报纸,一脸兴奋地向着跑来。

  小祝师还没踏进供奉观的门,便兴冲冲地大喊:“先生!最新消息,龙骨沟在昨天午夜于昆仑合上啦!”

  “你若仔细冥想,便能感到天地之间气息的变化,哪需要看报纸才晓得。”车山雪先训了闵吉一句,继而接过报纸,让闵吉到一边和竹熊崽抢苹果去,自己展开报纸看起来。

  头条果然是闵吉刚刚喊的事,但车山雪并没有仔细去读。

  昨夜,车元文在埋龙骨和灵脉宝珠的地方填上最后一铲土。同时开工分段填埋的龙骨沟彻底合上的一刹那,千万里外冥想的车山雪便被天地间陡然变化的气息给惊醒了。

  他听到大地深处有仙乐奏响,千山万水齐齐高歌,七百年里向着一边偏斜的天平猛地摆正,整个天地都在无声的轰然。

  接下来的几年里,阴与阳的天平或许还会上下摆动吧。但那是正常的,阴与阳从来不是完全平衡的,总会有一段时间阴盛阳衰,又会有一段时间阳盛阴衰。

  譬如天之阴晴,月之圆缺。

  时如流水,转动不休。

  千思万绪掠过车山雪的脑海,他心不在焉地翻到第二页。

  第二页上整整一面都是某个丹青手画的长卷,车山雪瞄了一眼,突然皱起眉。

  谌巍便是这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的,他穿着一身外出的长衫,手里提着包裹,腰上挂着湘夫人,一副要出门的打扮。

  “合龙之事你应晓得,”他没打招呼,直接开口道,“不少人想去魔域见见世面,走吗?”

  这本该是个没有拒绝回答的问题,不想车山雪死死盯着报纸上的长卷,捏住报纸边缘的手指快要把柔软的纸张掐烂。

  闵吉抱起竹熊崽,不动声色地躲进屋中。而车山雪将报纸一拍,星幕飞剑出鞘。

  谌巍低头一瞄,发现报纸上画的两个人亲嘴,下意识视线偏开不看。

  然而有如星芒的剑光纷沓而至,车山雪怒吼随之在后。

  “谌——巍——!”

  屋中。

  “先生原来不知道他和师父是一对儿的消息天下人都知道了啊,”闵吉对竹熊崽说,“长老们对他态度那么怪,我以为他早就晓得了呢。”

  屋外。

  小烛龙将自己挂在竹枝上,看也不看车山雪和谌巍今天的第三次动手。

  它也在做梦,梦到了七百年前的事。

  梦中,有一个浑身铃铛叮叮响的女人收拢它的残魂,同时和另一人说着话。

  “为何不将此妖孽斩草除根?!”

  “留它一点生机吧,”女人说,用自己的血在一片蛋壳上绘下符文,“就像给自己一点转机。”

  梦中,两人的话如风般掠过大地。而一路追杀谌巍的车山雪跳到天青峰顶,余光瞥到西边起伏的绿意。

  他停在曾经矗立一座小茅亭的地方,向着远方眺望。

  起伏的绿意之间有灰色黑色的方形屋顶,工匠们扛起扳手走出新修的屋子,大声呼喊着伙伴,继续上午的活。

  才铺了个头的铁龙轨在阳光下银光闪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