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断虹霁雨念奴娇 看病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相府的书房房门紧闭,有管家在外敲门,禀报说又是哪个府上下了拜帖亦或是请帖。

  萧燕然坐在榻上手上翻阅着书籍,翻看一页又一页,书页一片片的划拉出清脆的声响 ,他倒是气定神闲的养伤,黑色外套下青丝掩盖其中,混为一体,只叫那尖瘦的脸称的格外柔弱。

  案桌上的丹青一不小心染上一点墨迹,楚相脸色不好,也是沉得住气让下人打发了去,但手上稍稍用力,刚写好的一个字现下又不能看了。

  萧燕然一目十行突的就停了下来,他揉揉鼻梁似乎是很累,终是放下手里的书卷“叔叔,小侄有些累了。”似乎真的像是他说的那样疲惫不堪。

  楚相手上一顺,行云流水般的写了个满意的字。

  “贤侄抱恙在身,还需多多休息,晚些时候我叫人送些滋补的汤药来。”随着关门声响,另一处的帷幔闪出个人来。

  待萧燕然看清,慢悠悠的半阖双眼,“怎么样了。”

  “你猜的不错。”青竹走到案桌上拿了个杯子沏上茶,眼睛瞥到上面的字,笑出了声,“这相爷的字......”

  不过尔尔嘛。

  萧燕然听闻唇瓣一勾,重新拾起丢在一边的书,不知怎么想的募地问道,“沉落如何了。”

  如果沉落身陷牢狱,怕是这位好汉是要去劫狱的,再不济也会找他帮忙,如今看来,沉落那小儿倒是有些头脑,左谦虽直爽性子,但不是个手软的,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提到沉落柒,青竹扶额头疼,回想纸条上的内容,稍稍没有忍住啪的一声杯子捶在桌上,茶水溅了一桌,见他不说,萧燕然不追问,心里明了大半。

  看样子应该过的不错。

  萧燕然笑着,长指挑开书页翻起,“劳烦你帮我继续盯着。”许久之后,空荡荡的书房了除了他哪里还有第二个人。

  与此同时,住在客栈的沉落柒敲着算盘,手指飞动,只听一下下的算盘珠子相互碰撞,噼里啪啦的有序节奏着。

  忽然敲门声响起,她停住手上的动作,一个机灵站起身将桌上的银票一股脑的塞在衣襟里,她近日都穿的女装,因为是临时起意买的,衣料粗糙、款式单调不说,衣裳还有些大,这么一塞,鼓囊囊的看起来居然有了几分风韵。

  “谁啊?”沉落柒问道,要是阿荣敲门,声音节奏并不如这般。

  外边人影晃动,“沉姑娘是我。”左谦的嗓音响起,态度恭敬有礼,今日他不当值,少许的空挡,既然是答应了别人 自然是要许诺的,“正巧今日有空,沉姑娘若有空可带上兄长一同随我去见医师。”虽说自己今日空闲,但是医师每日都守在医馆,是抽不开身随同前来的。

  原以为还要等上几日,沉落柒并没有多大的期待,趁着空挡还可以将生意做一做,没成想左谦一来就是看病的事,她哪有不答应的,直接狂乱点着头,一路小跑直奔隔壁房间,把不知所以的阿荣拖着往外走。

  果然左谦找的医者不同寻常,这汴京大大小小,有名气的或者没有名气的皆是在繁华的街边上,而她去的地方却不同,从繁华到冷清,从街市高楼到粗陋简室。

  要不是和左谦这人相处过几日知道他是个爽直的性子 ,沉落柒还真会在半路动手,让阿荣绑了他。

  还没走到屋舍,就听见一老妪低哑苍老的嗓音发出哭腔,地上的担架上躺着一个男人,看样子正值壮年,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哪里,脸色青白,没有一丝活气,老妪旁边默不作声的还坐着一位老翁,他眼神死死地看着躺着的人目如死灰,约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