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抢了那个竹马 求药 (1/2)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求药

  傅朝生对元瑟瑟非常热情,从饭桌上准备的菜肴,侍女伺候恭敬的程度,不仅仅是元瑟瑟和余修柏两位主人公,连带着整队侍卫都有很不错的待遇。

  一众人的衣食住行,傅朝生的白云山庄样样都考虑齐全,准备周到。

  连余修柏这个铆劲儿想要挑刺儿悄悄上傅朝生眼药的人,都找不出差错来。(绿茶表哥?)

  元瑟瑟余修柏不喜欢伺候的人太多,侍女们非常恭敬地就托着空着的托盘下去,也不多说找理由,没有任何为难由于,像是在预料之中,这样的可能只能是傅朝生这个主子已经提前吩咐过。

  距离元瑟瑟十六岁生辰越近,小姑娘的身体便越虚弱,到达白云山庄以后,好像小姑娘身上那股提着的精气骤然泄了出来,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

  余修柏心急如焚,一边担心元瑟瑟,想尽了办法多哄她吃点儿东西,一边儿还得处理调查周沁然的事。

  短短几天时间,他的人只打听到一点儿大概,他囫囵拼凑出个轮廓而已。

  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仅凭余修柏和元瑟瑟过去那么多年都没听到只言片语,就可以想见当年的事情处理的有多么干净。

  若非他手下的人阴差阳错下与当年知道些内情的下人有些联系,余修柏甚至都打听不出来。周沁然母亲的事情算起来真正打听到的地方也不在京城境内。

  其实若非此次护送周沁然去徽州,余修柏都没想过周沁然母亲与自己父亲还有这样的过去。

  京城里一直都认为周沁然的母亲是难产而亡,因此她的父亲才娶了周沁然的姨母做继室。

  余修柏若非此次打探,他恐怕也不会知道原来他的爹爹余澍与周沁然的娘是师兄妹,而且二人青梅竹马,甚至当年差点儿就成了亲。

  元瑟瑟到达白云山庄头一天晚上便开始泡傅朝生调配的药浴。

  掐手指算算,还有十天,便是白云山庄后山雪莲成熟的日子。

  此花十二年一开,唯有花芯可以入药,且需在叁天内入药,否则瞬间枯萎。

  元瑟瑟进一步调理体质,力求让她在喝了药后吸收更好,尽可能多的弥补她欠缺的先天之精气。

  后山地势崎岖,需一轻功高绝的人,在悬崖侧壁取药,还得注意守在雪莲旁的灵蛇,与灵蛇搏斗,不能伤到雪莲根茎。

  白云山庄原先定下取药的人是傅朝生。

  余修柏本就看不惯元瑟瑟与傅朝生之间的默契,加上他轻功在逃避他娘鞋垫子的多年锻炼下,余修柏也能自称一声学得不错。

  有这样让瑟瑟心疼的好机会,余修柏真是脑子进了水才会让傅朝生这个小白脸去取药。

  余修柏晚上忙着去查二十年前的事情,白天难免就起的稍晚了些,在白云山庄的这些天,余修柏每次一进去,就能看见一张在他人面人清俊如谪仙,在余修柏眼里十分欠缺调教的俊脸嘴角嗔一抹笑,逗小姑娘一张小脸笑的花枝乱颤。

  男人每到这个时候既无比痛恨自己敏锐的视力,同时又很庆幸自己眼睛能看得这么清楚。

  小姑娘脸上表情不算太多,眸子里的笑意却盛也盛不住,看得出来,瑟瑟是真的很高兴。

  余修柏顿住脚步,一颗心就跟浸了陈年老醋一样,又酸又呛,齁的嗓子也疼。

  “谢谢朝生哥哥,超生哥哥辛苦了。”小姑娘仰头笑得明媚,嘴唇微微泛白,人虽消瘦,眼睛里却很有精神。

  “只要你身体好起来,我做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 →